首页

在线教育“大换血”,一个重新认识“教育”的机会?

时间:2021-09-19 03:35:19 作者:孝感教育信息网 浏览量:9887

原标题:在线教育“大换血”,一个重新认识“教育”的机会?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两年前,新冠疫情将在线教育行业推入了一个鼎盛时期,线上教育的巨头们短时间内取得数量级的突破,行业增长可以用爆发来形容。

然而,两年后疫情再次“反扑”,一则“双减”政策的落地,让线上教育的境遇大不同两年前,一时间兵荒马乱,行业跌入冰点。

资本市场上,教育股股价断崖式暴跌,好未来、高途等公司股价跌至个位数,新东方更是跌破2美元。裁员大潮袭来,在线上教育从业者们也难逃这一粒时代的沙。

转型,于在线教育公司而言,更像是一种“活下去”的本能。但可选择的空间并不算大,向“上”走,则是发展成人教育;向外拓,则是发展素质教育或托管业务。

匆忙踩下了K12业务的急刹车,“再出发”的在线教育玩家们,能看到“柳暗花明又一村”吗?

转战成人教育,看似最容易实则最费力

如果从“双减”政策落地回溯,则不难发现,其实众多在线教育企业,尤其是头部玩家们早已对政策风向嗅觉敏锐,且有所行动。

早在2021年3月,网易有道便对外宣布成立“有道成人教育事业部”,且在西瓜视频、抖音等众多短视频平台增加网易云课堂的广告投放;不久后,高途教育也宣布调整业务,打造了专注成人业务的高途学院;作业帮则早在年初就上线了成人教育品牌“不凡课堂”;就连字节跳动也上线了“不倦课堂”,主打教师培训。

如果从政策方面的角度来看,“这些转型中,向成人和职教领域转,是政策风险最小的。”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副院长熊丙奇告诉锌刻度,“双减”政策一出,很明确的一点是,学科类培训业务已经不好做了。即便各地执行“双减”有不同的节奏,但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类培训、学前教育阶段的学科类培训(含外语),甚至高中阶段的学科类培训,都将被从严监管是大势所趋。

相较而言,成人教育的这条赛道还算安全。

展开全文

锌刻度发现,早在2020年秋季,作业帮就已经发布了关于成人教育新项目的招聘信息,其中,在对新项目负责人的招聘要求中指出,“该岗位需要负责成人教育新项目的整体规划,负责新项目团队招募,尤其是主讲老师团队的招募,负责团队管理与建设等等”。

作业帮招聘成人教育项目负责人

而高途学院的行动则更为密集。先是在2021年5月高调发布成人业务合并至“高途”这一品牌的信息,此后,则加大了高途成人业务的营销投放,在微博上频频发起“新青年进阶之路”等相关话题。

根据高途副总裁祁秀平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高途在线下开设了自己的渠道团队,校园团队。并希望未来两三年在地面形成一个8000到1万人的服务团队,覆盖1200所本科院校,3000多所高校。”此外,据芥末堆报道,“有职业教育行业人士透露,高途今年在高校推广的投入约有1个亿”。

根据高途副总裁祁秀平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高途在线下开设了自己的渠道团队,校园团队。并希望未来两三年在地面形成一个8000到1万人的服务团队,覆盖1200所本科院校,3000多所高校。”此外,据芥末堆报道,“有职业教育行业人士透露,高途今年在高校推广的投入约有1个亿”。

而中公教育、尚德机构、达内教育等等深耕成人教育已久的赛道“原住民”,也并非没有察觉到赛道的变化。

看上去K12业务占比为0的中公教育原本应该高枕无忧,然而7月15日,中公教育开盘后直接一字跌停,经历了1分钟不到的开板后,继续封死跌停板,封死超过10万手。

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便是市场竞争危机加剧,2021年上半年在线教育发生60起融资事件,其中不乏与有中公教育主营相同的公司。

销售岗对压力的感受最为直观。“应该也就是因为现在这些在线教育巨头都开始转型,我们的销售压力也确实有所增加,六点半之前不可能下班几乎已经是不成文的影响规定,客服部门的业绩压力可以说是最大的,基本上都需要加班到晚上九点以后。”陈曦(化名)曾在中公教育任职并多次轮岗,她在不久前离职。

事实上,陈曦的感受也从侧面印证了一点——在线教育企业转型成人教育,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毕竟,成人教育的业务脉络和K12教育存在太大的差异,对师资团队和运营团队都有着不同的需求。

“其实反而应该说是最难的一条路,因为这一块业务已经挤满相应的机构,不管培训机构花什么招数来刺激需求,要让成人掏钱,或者让技能培训变热,都没有那么容易。”熊丙奇指出。

的确,除了刚需不足以外,用户周期短、转化率低,报完课半途而废者多等诸多问题也一直导致成人教育整个赛道没有好产品,即便是专注于成人教育的尚德机构等多品牌也一直饱受争议,面临高投诉量的困境。

所以,慌忙择路的在线教育玩家们,花费了数年时间才摸索出K12阶段的培育路径,要想短时期内另起炉灶搞定成年人,成功的概率的确有些低。

搞艺术、做托管、保高中,高成本的“避风港”?

向“上”求索有些困难,有不少在线教育企业也选择了向外拓宽,转型做美术、音乐和科学等素质教育。

事实上,在此之前,不少在线教育企业就已经开始开拓这一类素质教育板块。其中,新东方、好未来就赶在“双减”意见发布前,在苏州市设立的多家公司集体变更了经营范围,其中新增了艺术、体育、科技类培训。

只不过,彼时的这类业务于在线教育企业而言更像是“添翼”。但眼下,素质教育的业务则似乎成为了一些玩家们仅剩的选择。

要知道,从学科教育转向素质教育,几乎意味着整个组织结构的变动。

“素质教育的老师跟学科老师的要求完全不同,想要让留下的学科教师转岗做素质教育,会存在很多问题,一是学科老师们不一定就会愿意,毕竟这和他们的专业相差甚远;二是就算有学科老师愿意留下转岗,企业也需要耗费很多时间进行培训;三是眼下行业正值动荡,一旦因为师资不够专业的问题翻车,那几乎是万劫不复了。”三线城市一家小规模在线教育机构的HR向锌刻度坦言,“一般来说,头部品牌是不会愿意冒这个风险的。所以几乎都会重新招聘,组建师资团队和销售团队,耗费的成本肯定也不小。”

也正因此,裁员节省成本,转而招聘和组建新团队,成为必然。

7月30日晚,高途创始人陈向东发布的内部信坦言,“我们之所以做出如此艰难的决策,核心动机只有一个,那就是活下去。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运营模式,我们必须聚焦我们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我们必须为未来的发展备好充分的弹药和资金。”

而好未来创始人、CEO张邦鑫在内部沟通会中也坦陈:“裁员肯定还是会裁员的……没有需求的业务肯定会被关掉,相应业务上的员工能内部转岗就先转岗,不能转岗的公司会按照国家法律给予赔偿。”

但在熊丙奇看来,“如果机构按之前‘做大’学科类培训的套路,扩大非学科类培训市场,刺激家长的焦虑,那么,国家很可能调整对非学科类培训的监管措施。尤其是体育、艺术培训,由于体育和艺术(美育)已经纳入中考,与之对应的培训需求会增加,但当培训带来严重内卷时,相关培训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况且,转型素质教育的回报率能有多高,也并不明晰。正如犀牛财经写道,“虽然仍然也可以利用当前的学生资源,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这些素质教育课程很难吸引到学生家长,企业难以获得像在K12学科教育领域那么多的学生,财报数据也不会那么亮眼,在燥热的资本市场上,又有多少投资人会满意呢?”

况且,转型素质教育的回报率能有多高,也并不明晰。正如犀牛财经写道,“虽然仍然也可以利用当前的学生资源,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这些素质教育课程很难吸引到学生家长,企业难以获得像在K12学科教育领域那么多的学生,财报数据也不会那么亮眼,在燥热的资本市场上,又有多少投资人会满意呢?”

于是,保高中段,发展托管业务也成为了在线教育的主要战术。当学科教师们纷纷被裁员,不少在线教育公司对高中学科教师和托管教师的招聘需求却增加了。

作业帮和好未来的招聘

锌刻度发现,作业帮在8月初密集发布了多条对高中教师的招聘信息,其中包括高中各科教研老师和高中各学科的主讲老师,工作地点在北京,教研的薪资为15-30K,主讲老师的薪资则为30-60K。

不过,“双减”意见提到,对面向普通高中的学科类培训机构的管理,参照本意见有关规定执行。“这就给培训机构发展面向普通高中的学科类培训业务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各地监管部门随时都可以对面向普通高中的学科类培训采取和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培训一样的管理办法。”熊丙奇指出。

而好未来则在近日推出了课后托管班“彼芯”,主要以开设线下课后成长中心为主要业务模式,招收小学生,提供放学接送、餐食、课内作业、自主提升等服务。

据介绍,学生在彼芯课后成长中心的主要活动是写功课,先由学生自主做功课,再自主订正,最后由老师手把手辅导,旨在培养学生的习惯体系。官方称,彼芯课后成长中心的师资团队,主要来自好未来名师团队,包括学而思S级教师、学而思培优明星主讲以及学而思金牌导师。

而锌刻度则发现,好未来在招聘网站上也正持续招聘托管教师,提出的招聘要求包括“有2年以上托管老师经验;大专或以上学历”等,而岗位职责则包括“负责小学生课后作业辅导;负责组织嘘声参加兴趣活动;根据学生特点,制定具体的教育引导方案;参与开拓新校区”等。薪资待遇则在6-11k。

但托育是一个壁垒相对较高的行业。“托育的成本结构太高,托育机构主要针对0到3岁的婴幼儿,其‘师生比’比幼儿园还要高得多,一般不超过1:5,1岁以下更是只能1:1。若孩子的数量增加,意外风险也会随之增加。”蓝象资本投资副总裁邱彦峰曾公开表示。

所以,总体来看,这三条路都需要在线教育企业大换血,而能否成为“避风港”还尚不一定。

“做大教育生意的时代已经过去”?

风暴来袭,船大难掉头,无论是向成人领域开拓,还是竭力保住高中和非素质教育阵地,都不算容易。但他们别无选择。

裁员风波下,字节跳动“大力教育”的员工信

从眼下来看,在线教育并非彻底“无路可走”,而可走的路径也尚存市场。

从成人教育来看,众多媒体曾频频指出,成人教育还是一片尚无寡头的蓝海。潜在市场巨大,K12教育近年来快速增长,占比在6年时间内几乎翻倍,但仍与职业培训和高等学历教育存在一定差距。据艾瑞咨询披露,2019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突破3200亿元,其中74.6%为高等教育和职业培训,21.3%为K12教育。

从托管需求来看,政策目前利好,且市场也不小。7月21日,国新办公布了一组数据,目前我国0至3岁婴幼儿约4200万,其中1/3有比较强烈的托育服务需求。但调查显示,我国3岁以下婴幼儿入托率仅为5.5%左右。

只不过,正如上文所述,“条条蛇都咬人”。如果只是想把这些路径当作权宜之计,为了转型而转型,换汤不换药,则很容易“死”在黎明到来之前。若是能潜下心,集中资金和实力经历一场换血,或许还能换来“新生”。

正如熊丙奇所说,“校外培训机构在转型时,一定要搞清楚一个基本事实,做大教育生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如果还想通过搞教育培训做大机构、上市,可能怎么转型都会碰壁。继续做教育培训,必须坚持做教育,那么,站在做教育为受教育者提供差异化教育选择角度,还是可以有所作为。”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作者黎炫岐,编辑雯婕。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2021年广东扶贫济困日活动在广州举行

“算算收获吧。”

潜水员与海龟宝宝水中共舞 见证“龟生”第一步

紧接着,他的意识好像是脱离了肉身一般,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广州市生活垃圾处理能力每天将增加1.6万吨

那堕落古神一击失手后,又立刻将黑红相见的光芒,猛地往上一条!

2021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安顺分论坛开幕

轰!

5204名贵州惠水考生参加中考

*** 项南用一手漂亮的梦神体,惊艳了场,让各族骄傲的人们首次认识到,人族不止会炼丹,连武道造诣也一样出色。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